纭姻

全职不败,荣耀不灭

【all叶】八十一难

歌叶倾君:

*转折脑洞作


*非虐文非虐文非虐文


*不要相信前面的看似严肃


*文风飘忽,但骨子里还是个跳脱风的写手


*无文笔,OOC出没请原谅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叶修被甩了。


被那群联盟的汉子们给甩了。


不知不觉,在叶修成天浑浑噩噩的日常中,度过了炎热烦躁的夏,转而迎来了秋。


已经三十的叶修,退役了两年。本来在第十赛季退役后,叶父就基本接受了大儿子的职业,何况世邀赛顺利夺冠。而与之回国的,不仅仅是国家队胜利之号,还有叶修与一群汉子的出柜消息。叶父气急,就差直接打死那个逆子了。最后,是由叶修的恋人们集体上请,替叶修挡掉了几棍子叶父教训叶修的棍子而告终。叶修再一次只能离家出走。


这是在隐瞒叶秋也是恋人之一的最终产物,否则,叶修叶秋两人定会被逐出家门,乱棍上身。


叶母是最先接受的。


在大儿子再次离家后,她有悄悄看过他的生活。恋人们都很宠叶修,都十分照顾他。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过得好的叶母,在看到叶修如此幸福的生活,又有什么理由阻止。


于是,在不断给叶父做思想工作,以及加之叶父对孩子的疼爱,终于在一年多后,默认了这个事实。


好景不长,本以为解决了身边的事情,可以长久的幸福下去的时候,他们分手了。


叶父得知后差点要灭了那些人,被叶母拦下。叶父本想好好骂骂大儿子,看看他为了一群什么人而抛弃父母家庭,可看到那个曾经无论什么逆境都会坚定淡然面对的大儿子,此刻却失去了生气般的灰败,终究是心疼占了上风。


叶修回到了叶家,但却住到了别馆。美名其曰静修散心,实则则是为了避免见到曾是恋人一员的叶秋。


就这样,在别馆度过了半年不到些。


 


叶修到这个陌生的国度一周了。


在叶修提出出国散心的决定,叶父很快就答应了,并为他准备很多出国的事项,希望他能够真真从痛苦中走出来。


今天,叶修来到了一个著名的山崖。叶修不顾他人的劝解,坐在一块平摊的崖石上,双腿悬空着。


周围的人以为他要自杀,时刻注意着。而过了十几分钟,发现对方只是胆大些在看风景,就没有在意了。


望着广阔优美的景致,叶修闭眼深呼吸了一下,感觉心境都放宽了。


目光没有焦距的眺望着,叶修回想起了分手的事。


他想不通,真的想不通。


他们是在叶修二十八岁的生日告白的,叶修在他们刻意而为以及自愿下,喝醉了。顺势就发生了关系,于是就确定了关系。


世邀赛期间是最快乐的,毕竟不是一个战队,所以不可能一直待在一起,而世邀赛就是一个很好的时期。虽然每日的训练不少,比赛有时也很艰难,甚至也有过失利。可只要彼此在一起,即使一个眼神交错,疲劳也会一扫而空。


可是,仿佛一夜之间,那些人对待他的态度就变了,不再是以前好像每秒都是热恋状态的样子,变得疏离陌生了。


叶修知道,这样下去恐怕最后走向的就是分离。果不其然,维持了那样的状态大概一个多月,他们就集体提出了分手。


想到分手理由,可谓五花八门。


一部分人的理由是:家里给了压力,希望快点成家生子。李轩、王杰希、孙哲、楼冠宁平等人为代表。


可是在交往期间不是就已经把家里搞定了吗?


其他的不过是突然觉得没感情了,不要互相耽误云云。


那么在变故之前说的爱你永远算什么?


叶秋的很简单,就是因为他们是兄弟。


而你爱上我时说的原因不就是因为我们是双生子,孟不离焦,焦不离孟,我们的相爱是必然的吗?


叶修在他们提出分手后,只是说了一句“猜到了”,就离开了,默认了。


他不想计较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,既然决定不爱了,那就放手吧,没必要弄得难看,即便自己心伤得千疮百孔。


但是想起几个人的说辞,叶修忍不住忿忿。


黄少天说,叶修你话太少了我们不合适。


Exe m?我话少?有周泽楷莫凡少吗?


周泽楷/莫凡说,叶修,话,多……不合适。


……你们说说!我多的过黄少天吗??!你们两个都喜欢话少的那你们真合适。


周泽楷和莫凡一脸嫌弃不忍直视。


喻文州说,叶修,你手速太快,我觉得很没自尊。


叶修已经麻木了,摊着脸,你在某些特定时候手速很快啊!手速快是我的锅吗?


无论回想几次,这几个人的说辞叶修都想笑,虽然奇葩的还不止他们,就不一一细想了,他怕笑死。


叶修放空自己,只是定定直视着远方,直到夕阳西下。


 


叶修虽然退役了两年了,不在出现在镜头前面,但时常也会露脸。全明星次次都会在观众席或者职业选手休息区出没,微博也时不时来个一两条,告诉关心他的人们他很好。


自从分手以来,叶修就仿佛消失了一样。QQ没有上线,微博直接长草,甚至连荣耀都没有光临。


尤其是微博上,都是一群叶粉们。纷纷哀嚎叶修快回来。


突然,一条微博引发众议。


环球旅行摄影V:今天来到了著名的XX山崖,见到了一个中国人。在异国遇见同乡,很激动呢。不过,他看上去是来散心的呢,因为,他看上去很低沉呢。因为觉得好看,所以偷偷拍了几张,如果你看见了,希望不要介意。若有冒犯,我会删除的。[俯视视角拍摄的风景.jpg][坐在崖边的叶修.jpg][望着远处的叶修远摄.jpg][放大的叶修侧颜.jpg]


本来就是一个拥有五十万粉的大V,这则动态里的叶修很快就被认出来。


评论区


xxx:叶神怎么了?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了外国。


xxx:叶神好久没有消息了,我们都很挂念你!


xxx:为什么,觉得叶神过得很不好……


苏沐橙V:最后一张的叶修,好孤独,也很清冷,就好像……要消失了一样。


 


叶修在咖啡厅遇到了同是中国人的一位摄影师。


“您是叶神吧?”他问。


“叫我叶修就好了,在这里遇见也是缘分。”叶修笑笑。


“叶修,你好。”


“不介意坐这里吧?怎么称呼?”


“当然不介意,谢谢。”他坐下了,“叫我小行就好,因为我一直在路上。”


“你好小行。”叶修也没有介意对方不报真名,这样的相处反而更加无负担。


“有一位女士托我问你过得怎么样。”


“嗯?”叶修困惑。


小行给他看了那条微博,以及苏沐橙的评论。


“这丫头……”叶修无奈。


“她很担心你,我觉得你还是报个平安比较好。”


“好。”


小行在转告叶修后就离开了。叶修没有介意那条微博,于是它就这样留下了。


之后,就没有再遇到小行了,大概,他又在路上了吧。


 


接到叶修的电话,苏沐橙哭了很久。


互告平安后,叶修答应尝尝保持联络,就挂了电话。


苏沐橙的话还萦绕在耳边。


‘叶修,你知道我一直把你当成哥哥的。你也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,我不想你也像哥哥一样,就这样离开。所以,你好好的,好不好?’


叶修在想,如果,当初苏沐秋没有离世,他是不是会过得更好?


大概会的吧,他在就不会有第三赛季之后的孤军奋战;苏沐橙也不用那么早就要学会坚强;他,也就不会经历那么多。


可是没有如果,而且这样的生活纵然伤痛,但是他仍然觉得幸福,因为遇见了那么多人,遇见了十五岁收留他的妹控和暖心的妹妹,遇见荣耀场上无数是敌又是友的职业选手们,遇见了那么多关心着他的人。


即便现在他被抛弃,但他也不怨恨,这就是他的磨难,让他深刻体会生活的劫。同时也留下了最美的回忆,因为哪怕他们已经不在身边,可他还是爱着他们。现在的时候不后悔,未来那天被时间消磨,失去了感情,也会庆幸着这段刻苦铭心。


破天荒的,叶修在睡前喝了小半杯红酒。


红酒酒劲上得不快,等酒劲上来,叶修已经收拾好躺在了床上。因为红酒的缘故,再加之一杯倒的差劲体质,叶修这半年来的第一次,没有任何困难的就入了睡。


 


“叶修。”


眼前是一团看不清的白雾,隐隐透出金色的光辉来。


“你是谁?”


“我是神。”


“后面有缺两字吗?”叶修嘲讽脱口而出。


“……”白雾神奇的凝固住了,然后在恢复幽幽的弥漫,“你已经经历了八十难。”神决定速战速决,不然ta可能会忍不住再给对方来个几百难。


“不该是八十一难吗?”叶修惊奇,“我还没有达成成就,怎么就提前面神了?”


“完成了八十难的你,将会得到一个天赐的礼物。”


“那么还有一难呢?”


“在你得到礼物之后,不多久就会迎来最后一难。”


“我完成了八十一难后呢?成神啊?”叶修调侃。


“不是。而且你本来就称神了不是?”叶修发誓他从中听出了笑意,“八十一难过后,你将获得永恒的幸福。”


叶修低垂下了眼眸,“我不信永恒。”


“因为你的那些恋人们吗?”


“准确说是曾经。”


神沉吟一会,随即叹气,“很抱歉,你的恋人们不是出于本意,而是在「难」的设计之中。”


叶修沉默了。


“你……你生气了吗?”


“换你试试你生不生气?”比起生气,其实叶修更多的是高兴,至少不是他自身的原因导致他们的厌恶。


“抱歉……”


“真是……神也这么脆弱吗?”叶修叹气,“这是天意不是?”


“但本来不该的……”神的声音越来越低。


“你不是说我渡劫完成后就能得到永恒的幸福吗?”


“没错。”


“所以我会期待着。”叶修笑眯眯的。


“叶修,你值得最好的。”


“是吗?”叶修笑笑表示接受,“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些吗?”


“不是。”


叶修惊讶,“那为什么是我?”


“因为。”叶修仿佛看到白雾背后温柔的笑容。


“你是最好的,值得最好的。”


“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你能永远幸福。”


“而他们的心愿传递到了上天,所以就让你经历八十一难了。”


“若不是讲究平衡,我愿意直接将永恒幸福奉上。”


“叶修,再见啦。”


“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,也会是最后一次。”


“你要好好的。”


叶修看着白雾慢慢消散,绽开了一个灿烂的微笑,“谢谢你们。”


 


叶修睁开眼睛,入眼的是酒店房间的天花板。


“梦吗?”叶修按了按太阳穴,大概因为醉的缘故,脑袋有些胀痛。


“礼物吗?会是什么呢?”


叶修是无神论者,可那个梦是多么真实。其中的内容如此美好,让叶修忍不住想要相信期待。


“大概,上天都看不过我这样浑噩了,所以才让我做这么个梦安慰我吧?那么我就振作吧。”


害怕太多期待会有太多失望,所以叶修决定还是好好过好眼下的生活吧。


 


叶修V:做了个梦,它告诉我有很多人关心着我,很高兴。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,我很好,谢谢你们。[一片漂亮的花海.jpg][无云蔚蓝的天空,一束金黄的阳光划过镜头.jpg][叶修盘腿坐在花海里面,笑得温柔.jpg]


喜欢叶修好久好久的粉丝们,终是忍不住湿了眼角。


知道了他们最喜欢的人现在很好,而且他也知道他们的担心,就很满足了。


 


叶修游览完了一个下午,有些累了。就趴在了一座石桥上,看着夕阳下河畔两侧的美景。


“阿修。”


叶修僵住了,这是十二年不曾听到的声音。


“阿修,你回头看我好吗?”背后的人轻笑。


叶修湿润了眼眶,却强忍住,慢慢的回了头。


在夕阳的余辉下,那人笑得温柔,眼睛如星辰般闪烁。


“苏沐秋……”
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
“欢迎回来!”


第一次,叶修知道原来泪水不只是咸的。笑着的泪,是甜的。


我有一个朋友,荣耀打得很好,后来,他死了。再后来,他回来了。


 


叶修相信了神的话,因为苏沐秋回来了,这是天赐的礼物。


苏沐秋也是知其原委的。


“那么最后一难会是什么?”苏沐秋抱着叶修,头搁在叶修的颈窝里。


“不知道啊。”叶修无所谓,“反正你会陪着我的对吗?”


“对。”苏沐秋回答的异常坚定,“缺席了十二年的我,不会再缺席未来的你。”


“我发现你鬼门关走了一趟,情话技能简直max啊!”叶修感叹,可惜耳尖的红色暴露了他。


“那可只有对你!”苏沐秋骄傲。


“德行!”


“我告诉你,憋了十八年再加上十二年魂魄、三天前才破处的处男,可是很可怕的!”苏沐秋满是暗示的揉着叶修的臀部。


“不要脸!”叶修突然想到什么,“不对,你婴儿时期就想着情欲了吗?!”


“那不该,我可是遇见你后,才决定过去都是为你憋着的!感动吗?”


“呵呵,你个老流氓。”


“哎呦我好受伤,要艹艹修修才能治愈。”


“苏沐秋我告诉你我还没好利索你注意点!”


“骗人,你明明好了!”


“你怎么知道?!”


“我昨天晚上偷看的!”


“卧槽你真的不要脸!变态吗?!!”


“我在关心你啊!”


“别解释了,苏沐秋,你失去了哥的宠爱!”


“没关系,我爱你就好!”


后面,房间里就只剩下喘息声和无法描述的声音了。


快跑快跑,少儿不宜。


 


“啊,我回来了!”苏沐秋站在机场大门口张开手。


叶修绕开他,拉着行李就走,“丢人,你是出狱了吗这么兴奋。”


“修修你真是太不可爱了。”


叶修刚想回答我本来就不可爱,下一秒就想打爆苏沐秋了。


“你果然还是床上比较乖巧。”


“苏!沐!秋!”


“别打别打,打坏了就没有了。”


两人好像回到少年时代,满满元气的玩闹着。


 


“他们你不准备原谅吗?”苏沐秋挠挠头。


“你希望我这么办?”叶修郑重的盯着苏沐秋的眼睛。


“我希望你幸福,你还爱着他们,我知道的。”


“你真深明大义。”叶修扑倒苏沐秋怀里。


“那可不,我反正是正宫!”苏沐秋哼哼。


“对对对,苏皇后。”


“那么韩文清是不是就是韩贵妃?”


“清贵妃吧,中和中和他的王八气。”


“哈哈哈哈哈,真想知道他知道这个的表情!”


“那就是黑贵妃了。”叶修一本正经。


“哈哈哈哈哈!”


 


早在小行的微博发出时,他们一下觉得情感全部回复了。


“好奇怪,为什么我会对叶修/前辈/老叶/叶神那样?”


在叶修出柜后,叶父便是一难。而当这一难度过了,接踵而来的便是后续的十几难。


这就是导致他们失去感情的原因。


他们集体商量过后,决定将叶修找出来面谈。


“可是,前辈还愿意见我们吗?”肖时钦无奈。


“不知道。”韩文清阴寒着脸。


不光光是他,所有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看。


他们到底干了什么,亲手伤了他们挚爱的人。


尤其是那几个奇葩分手理由的人,就差挖坑埋掉自己了。


“无论如何,都要试试。”孙哲平决定。


“同意。”


出乎他们的意料,在叶修和苏沐秋的预料之中,叶修赴约了。


当看到叶修的那一刻,他们更加知道他们究竟是多么爱着眼前的人。


念及他们是所作所为,每一个人瞬间局促。


“怎么了?既然不想见我干嘛叫我来?”叶修坏心眼的调戏着。


“没有!”


“哦。”叶修瞬间恢复冷淡,找了个空位坐下。


叶修面无表情,一群人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他们害怕,叶修放弃他们了。


即使,叶修的放弃也是合理的。


叶修的边上是周泽楷和包荣兴,两个人仿佛都要哭了。


其他人也没好到那里去。


“小周,怎么了?”叶修笑着揉了揉周泽楷的头,呆毛都蔫掉了,“还有包子,已经讨厌我到这个程度了吗?一直低着头。”


“才没有!怎么会讨厌老大!!”包荣兴猛地抬头看叶修,眼睛通红。


周泽楷拉了拉叶修衣角,“前辈,对不起,我不是……我不是……”周泽楷想解释,却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
“我们也不知道怎么了,突然想失去情感一样,还做出那些混蛋事。”张新杰推推眼镜掩饰不安。


“哦,是吗?”叶修估计拉长语调,无表情的看着他们。


这下子,这群人更加不安了。


看着叶修的神色,脑袋活络些的人都觉得完了。


一下子,颓废的气息弥漫不止。


叶修:????这都是干嘛?那些不明灰色物质是什么?我老了白内障了?不对不对,那也该是白色啊……


叶修不亏叶修,大佬就是大佬,这种时候就他还有空想些有的没的。


突然叶修听到耳边有隐忍的呜咽声。


“包子?”叶修怔住了。


包荣兴已经满脸眼泪了,嘴唇还被紧紧咬着,已经能看到血了。


“包子你快松口,不要咬了!”叶修立马去轻拍包荣兴的脸。


“老大!呜……老大……你不要不要我……对不起老大对不起……”包荣兴紧紧抱住叶修。


像孤兽的哀鸣,搅动着叶修的心。


“不哭了不哭了,我没有不要你。”叶修一下一下拍着包荣兴的背,捧住包荣兴的脸,叶修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。“我没有生气,真的真的。”


“真的吗?可是老大刚刚的样子好可怕。”


“……”叶修无语,抬头看了一圈发现情况都没好到那里去,小年轻基本都哭了,几个心脏也难得的来了颓然表情,韩文清真的黑的都要焦了,孙哲平叼了根烟闭眼仰在椅背上。


“……”糟糕,玩脱了。


“我可怕?有老韩可怕吗?你看看他的脸,不知道还以为非洲来得有人呢!”叶修调侃,然后韩文清脸更黑了。


“前辈,原谅?”周泽楷委屈的看着叶修。


“叶神,你原谅我们了吗?这是队长想问的,也是我们想问的。”江波涛问完后紧张的等着答复。


“我真的没有生气,也没有怨恨你们。”


叶修将八十一难的事情告诉他们了,一群人才如释重负。


“瞧瞧,小年轻哭我就不说了,乐乐你是什么个情况?”叶修好笑,“几岁的人,幼不幼稚!”


张佳乐炸毛,“你才幼稚好不好,逗我们好玩吗?差点以为要被抛弃了。”


“什么抛弃?那也是你们好不好?还不允许我撒撒气了?”


“那么前辈你解气了吗?”乔一帆弱弱的问。


“嗯……你让我想想。”叶修故作沉思。


“那么以后你可以尽情拿我们撒气,绝对不会还手。”王杰希没再吓到,一脸溺宠。


“那就让我反攻吧。”


“不行!”


“叶修,只有我们才能满足你。”孙哲平恢复以往的状态。


“……”啧。


“老叶老叶,对不起对不起以后我们肯定不会这样了,你也说了那个神说的,你会有永恒的幸福的。”黄少天趴到了叶修的肩上。


“啊,隔了那么久再体验声波攻击还真是要命。”叶修揉揉耳朵。


“滚滚滚!”黄少天气急,但也只是加大力度。


“文州,怎么还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?”


“额……”喻文州有些窘迫。


“真难得,我居然让心脏大师哑口无言。”叶修感叹,“还不好意思呢?放心,奇葩的不止你一个。”


叶修果断将那几个人的黑历史爆出,当事人满脸羞愧,听者哈哈大笑。


“那么,我们是和好了吗?”叶秋问。


“嗯,当然啊。”叶修示意叶秋过来,揉了把头。


“但是还有一难会是什么?”吴雪峰疑惑。


“也许是你们谁又不要我了?”叶修给出答案。


“胡闹!”韩文清锤桌。


“前辈不要乱说,我们永远不会再那样了。”林敬言也一脸不赞同。


“就是老叶,你不要怀疑我们的真心!要不是那个神搞鬼,我们怎么会那样!”方锐气氛。


“我们不能再承受这样的事情了,所以不要开玩笑好吗?也不要再提了。”楼冠宁一脸恳求。
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叶修放松的笑了。


“那么老叶,你今天晚上来我那吗?”魏琛猥琐的掐了把叶修的屁股。


“你要脸吗?刚和好就想着这档子事!”叶修痛心疾首。


“他们决定都想问!只是我正好问出来了。”


叶修看了眼其他人,虽然没有明显表示,也都隐含着这个意思。


“……”叶修眼神死。


“叶修,你们还没谈好吗?”


门被敲响了,苏沐橙探了头。


“好了。”


“嘿嘿,那我们一起去叶家吧。”


“行呀。”


“阿修,那我们走吧。”苏沐秋也进来了。


“嗯。”


苏沐秋打量了一圈他们,他们也在打量他。


而认识的苏沐秋的几个人满脸震惊。


“苏沐秋?!”


“你复活了?”


“是人是鬼!”


“说什么呢!如假包换的人。”苏沐秋不满。


“叶修你没和他们说吗?”


“啊,没有。”叶修摊手。


“你可真是坏心眼。”苏沐橙笑。


“总得给他们些警示。”叶修也笑。


“哇,利用我吗?那可真可恶。”苏沐秋笑着,直接捞过叶修就吻了上去。


“!!!!”


“卧槽我都快半年没有吻过老叶了!”


“好气啊!”


“这人谁?”


“正宫娘娘!”苏沐秋揽着叶修,满脸骄傲。


其他人瞪视他,然后向叶修求证。


“嗯。”叶修沉痛扶额。


“真乖,不枉我这几天尽力在床上满足你。”苏沐秋一脸满意。


完了。


这是叶修的心里话。


在一群饥渴了半年的恶狼前,被其他狼说出了小兔子被吃过的冲击事实,会如何。


小兔子即将渣渣都不剩。


三天后,叶修带着满身的痕迹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,下身都似乎毫无知觉了。


“这就是最后一难是不是!”


此后,叶修过上了性福的生活。


划掉重来,叶修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


 


——END——


 


 


叶神值得最好的,希望他可以幸福。


我觉得每个文章里,都是他们的世界,就像平行世界一样。


而每个世界他们都是真正生活着的。


所以,我希望至少在我所有构造的世界里,叶修是永远幸福的。


纵然他经历过磨难与不幸,但我相信这是为了让他未来更加幸福。


 
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~首次爆肝,七千多字了,我以前是个短小呀


谢谢爱你们(づ ̄3 ̄)づ╭❤~

评论

热度(204)